欢迎进入政和县人民法院网站!
和之法苑 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法院文化 > 和之法苑
这是我们的“二”世界
时间:2014-08-06 10:25:24  来源:  作者:

          作者   杨式雯

这是雷打不动的一个群体,成员如下:胖晖、有君、阿咪、严法、范妹、腊腊、花花。这也是一个欢乐的“二货”集结体:胖晖满腹经纶,多才多艺,偶尔被人揶揄几下;有君敢说敢做,双面伊人,有她在士气壮;阿咪小胖妞,爱傻笑,想法天真惹人爱;严法斯文面相,行事威武,稳重有底气;范妹文艺范,不鸣则已,一鸣惊人;腊腊勤快讲究,偶尔犯浑,牢骚满地;花花独当一面,操持有道,大管家舍她其谁。性格迥异的七个人,天天聚在食堂坐一桌吃饭,聊聊工作、生活,各种鲜事趣事一大箩筐。
胖晖的烦恼
午饭时分,六人已齐齐坐好,唯有胖晖姗姗来迟。坐等几分钟,胖晖苦着一张脸出现在大家的视野中,刚刚坐稳,食堂阿姨端着一大盆的苦菜汤“铿”的一声,端放在饭桌正中间,那浓浓的“臭袜子”味儿弥漫在小小包间里,胖晖皱着的眉头,那褶子更是深了几分。胖晖这头一言不发,默默趴着饭,另一头的有君、严法、阿咪等人可是在桌底下炸开了锅:有君举着筷子轻敲桌面,眼角瞥向阿咪——“咋地啦,今天‘主心骨’有点不对劲啊”。阿咪摇摇头,对着严法努努嘴——“同住的你,是不是知道些什么”。严法将含着的米饭一口吞下,正了正嗓子:“胖晖,啥子事说来听听,你这样,俺们都不淡定了”。
“就是那被泼硫酸的女被害人又来申请执行了,”胖晖嚼着小口米饭嘟哝着,“我也想帮她,可是被告人的房产都已经变卖了还不够赔,人又在服刑……”。
“我知道这个案子,可轰动了当时,那女的完全被毁容了。听说修复后皮肤不透气,感觉可难受了,还有得后续治疗呢。”腊腊抢先发言后,接着周围便一片寂静。
“不如帮她申请司法救助试试?”范妹放下筷子,抽张纸巾边擦拭嘴角边说,“以她这样的处境,申请司法援助应该比较容易得到审批。”
“对哈,我怎么没有想到呢,真是忙糊涂了,嘿嘿。”胖晖大腿一拍,猛地往嘴里趴完剩下的饭,抹抹嘴,鼓着腮帮子说:“我回去打申请报告先,你们慢吃。”
正要起身走,范妹喊住了胖晖:“喝碗汤顺顺气先,看你都快噎住了”。顺势,范妹帮胖晖盛汤,汤勺往盆底一捞,带起了隐藏在盆底的鲜笋丝。
“哟,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那!”范妹微笑道。
阿咪与严法的较劲
“有君,今天庭里来了个案子--哥哥把亲妹妹打成了轻伤,”阿咪刚到食堂,看到唯一坐在桌边的有君,一甩包,蹦蹬坐在边上,继续说道,“被告人的老父亲也来了,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,说的是方言,我楞没听懂。你说这世道怪不怪,别人还愁着独生子女没人做伴,这两位倒好,居然打了起来!”
“神马情况,说来听听。”有君不解。
“说是因为赡养老人的事吵起来的,妹妹躲着不肯出面来调解,还说就等判她哥哥坐牢。我看这回被告人有苦头吃了。”阿咪边盛饭边说。
“我看不一定,你没听那个老父亲说了,是女儿不孝,还抢父亲的钱。”随后走进的严法插话道。
严法与阿咪是同庭室的,两个年轻法官在办案过程中经常互相切磋,尽管配合默契,总免不了意见相左。
“可是对于故意伤害这类的案子,双方是否达成调解协议,是否取得被害人的谅解,直接关系到被告人的量刑,”阿咪不服气道,“这个妹妹完全躲着不出面,总不能逼她吧,那这从轻量刑情节去哪里找,总不能凭空编造吧?”
“虽然不能捏造,但法官也有自由裁量权。你看那老父亲一副‘要是抓我儿子,就把我也一起抓’的样子,是非曲直、善恶评判,世人终是各有看法的。”严法不紧不慢地回应道。
“……今天阿姨怎么把腌萝卜和酸菜放一起炒啊,是要酸掉我的牙吗?!”阿咪用筷子挑了挑眼前的腌萝卜炒酸菜,忿忿地道。
傻笑妞不笑的饭桌上,空气里弥漫着一股浓浓的酸味。腊腊没闹明白情况,用手肘顶了顶旁边的胖晖,挑挑眉——“神马情况?这两人较什么劲呀?”胖晖眨了眨眼,慢悠悠地问道:“这个案件现在是谁来办?”
“庭长亲自办。”严法见阿咪不再说话,补了这一句。
“那不就好办了,庭长吃的盐都比你们吃的米多,这种情况他肯定有自己的考量,你俩小屁孩争个什么劲!”胖晖说完,伸手夹了一筷子腌萝卜炒酸菜塞进嘴里,吧唧吧唧地嚼了几口,看似回味地,“嗯,不吃不知道,酸酸甜甜刚刚好。阿咪,你别看卖相差,味道顶棒,尝尝呗!”
“是啊,尝尝呗。”有君冷不防塞了一筷子到阿咪嘴里。阿咪皱着眉头咀嚼了几下,慢慢舒展开眉头,嘴角自然上翘,流露出嘻嘻笑声:“居然会甜呢,好神奇啊!”
“呼——!”众人舒了一口气,饭桌上又恢复了往常的笑闹。
腊腊的峰回路转
晚饭时分,大家一如既往地边侃边吃。
“糟糕了,今天多收当事人的诉讼费了。”上一秒钟还在和大家天南地北聊天的腊腊,下一秒却突然尖声嚎叫道,还是在大家聊着跟工作完全不搭旮的话题时。
“哪个案件?”与腊腊同庭室的花花问道。
“就那某某某的合同纠纷系列案件来着,”腊腊焦急地说,“我忘了已经把他缴剩的诉讼费转到下一个案件中,又重新收取了一遍。怎么办啊花花,票据都打出来了。”
“别急,你现在马上给当事人打电话说清情况,让他明天过来退钱,我帮你跟财务那边沟通。”花花想了想说。
“会不会被骂呀?”腊腊急的快哭了。
“现在被骂总比最后遭殃的好,等到那时候,可就不是被骂的问题了。”范妹在一边幽幽地说。
“就是就是,有错还是及时纠正的好。”有君也帮腔道。
腊腊点点头,走到门外打电话,花花也跟着一起出去。
“俗话说‘三个女人一台戏’,咱们一桌五个女人,有什么事还真是要逆天了呀,哈哈……”胖晖打趣道。
“胖晖你还说笑啊,你看腊腊都急成热锅上的蚂蚁了。”阿咪拉长了脖子往外瞧着腊腊不停打电话的样子,皱起眉。
“我这不是为了活跃活跃气氛嘛,突然沉重下来还真是不习惯。”胖晖搓了搓鼻子。
“船到桥头自然直,等等看吧。”范妹淡定地抛出一句话。胖晖挠挠头,严法笑眯眯。
不一会儿,俩人进来,腊腊脸上破涕为笑,花花望着众人的脸色笑弯了腰。“你们要不要这么搞笑啊,看你们一个个的表情。”花花好不容易抑制住继续笑的欲望,“腊腊对着电话一个劲地道歉,对方一个劲地说没关系,感觉就像两日本人不停地相互九十度鞠躬表示感谢。我跟财务的大姐沟通过了,明天把票据拿去更改就没有问题了。好啦,完美解决,大家吃饭!”
“来来来,大家快尝尝今天的新菜,阿姨刚学会的‘四喜丸子’,点赞的话,以后我就加上菜单咯。”阿姨正端着一盘金灿灿的肉丸子进来。
“阿姨,你今晚这道菜可真是应景啊!”范妹夸到。
“是吗?那你们快尝尝,别忘了提意见啊!我先忙去了。”
“赶紧吃吧。”阿咪拉着腊腊重新坐下,夹了一个大大的肉丸子放到腊腊碗里,“看样子就好吃哦!”
大家又开始新一轮不着边际的话题……
“二货”生活欢乐多,把压力当做侃资,公务员的生活并不是一成不变、枯燥无味的。套用一句广告词——人人说年轻人赞!女孩够独立,男孩有创意,敢爱敢恨不怕输,宁愿‘二’也不装,工作生活皆可顾。
法院概况 | 新闻中心 | 司法为民 | 诉讼服务 | 阳光执行 | 审务公开 | 法院文化 | 廉政监督
CopyRight 2012-2013 政和县人民法院 zhxrmfy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
举报电话:0599-3325190 举报邮箱:zhfyjbyx@163.com
闽ICP备13007331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