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进入政和县人民法院网站!
和之法苑 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法院文化 > 和之法苑
破俗
时间:2014-08-06 10:01:05  来源:  作者:

      作者  黄远忠

感言:每个人心中都存放着善良的美德,而我们所要做的,只是在适当的时候,对他们予以点拨。
桃子的男人
这是一个四周环山、信息闭塞的小村,以姓陈为主。值得村里人自豪的是建村三百年来延续下来的好传统——娶进门的媳妇没闹过离婚。但现在一个叫桃子的女人,居然试图把他们固守几百年的传统打破,两次到法院起诉离婚,此举不啻于村里发生了八级地震,而震源中心就在大陈家中。
在村里人的眼中,悠闲的大陈就像村里无人看管的狗儿,整日闲逛于村头村尾之间,享受着下半辈子的清福,儿女学业有成在大城市上班,老婆虽在外打工多年未回,但每月如期而至的汇款单仍能羡煞众多的邻里。
自从法院的警车开到家门口后,大陈便知道自己的这种生活将成为过去,因为,他的女人——桃子给他带来了一场战争,一场他输不起的婚姻保卫战。
“大陈,咱村陈家人娶进门的媳妇是要当祖婆上牌位给后人祭拜的,不能让桃子起了坏头,这婚不能离!”、“大陈,桃子如果真的和你离婚了,你就不要再在村里呆了”、“大陈,这是我们村民的联名建议书,你把它送到法庭,不能让桃子把婚给离了”……短短几天,家里的门槛矮了半截,嘱咐、建议、警告,什么样的言论都有,说来说去无非就是要求他绝不能和老婆桃子离婚,否则村里就没有他立足之地了。
与桃子的婚姻,是大陈无解的心结。二十五年的婚姻生活,头十五年不冷不热的夫妻生活,表面上是相敬如宾,实际上是同床异梦、淡如凉水,后十年因为桃子外出打工不回更是犹如一潭死水。
桃子的心事
“不行,我和你父母请了算命先生合了你们的生辰八字,你和桃子属相相克,八字不合,结婚会遭灾的。”看着脸色铁青的父亲把前来提亲的大伟逐出家门,桃子的心碎了。
相恋五年的大伟娶了别人,伤心的桃子也嫁给大陈,将就着懵懵懂懂的生活。婚后,桃子不冷不热的态度一度让大陈怀疑桃子是否存在精神疾病,即便是在第二个孩子小米出生后也没得到些许改观,这日子来到了第十五个年头,村里掀起外出务工的风潮,桃子也提出外出打工,大陈虽然心里极不情愿,但在桃子的一再坚持下,大陈还是选择了顺从。第一年,桃子没回家过年,大陈以为桃子是为了省下回家的费用,不在意;第二年,桃子还是没回家过年,大陈认为是厂里工作忙,没放假,照样不责怪她。到了第十个年头,大陈终于明白桃子的心已经不属于他了。
桃子起初几年没回家,还真的和大陈所想的情形差不多,回家的念头经常在桃子的脑海里闪着,毕竟家里还有她的孩子和一个对她顺情顺意的大陈,但打工第四个年头开春那天大伟打来的一个电话,让桃子回家的念头逐渐打消。大伟离婚了,并且就在她务工的同一城市打工。
接到大伟电话的那一刹那,桃子的心就像一瓶打翻了的杂酱罐,什么样的滋味都有,起初冒出来的是对大伟违背誓言的怨恨之情,并夹杂着对大伟的同情,到最后居然产生同大陈离婚与大伟旧情复燃的可怕念头,并且这个可怕的想法随着时间的推移开始在桃子的脑子里生根发芽,茁壮成长。那段时间,桃子经常被这想法折磨得不思饮食、坐立不安,想象着自己可能成为一个“坏女人”。
很长的一段时间里,桃子都恍惚在大伟来访的身影中。
那是个秋天的傍晚,落日的余晖透过路边高低不一的绿化树,斑驳得满地的金黄,桃子站在离工厂门口远远的角落,惴惴的看着每一辆公交车进站,当魂牵梦绕的大伟从公交车下来时,百感交集的桃子感觉自己的心里酸酸的、麻麻的、苦苦的,断了线的泪珠儿砸得桃子的心砰砰直跳。见面的地点是离工厂不远的一个小公园,时隔二十五年再次相见,二人略感尴尬。尽管心潮澎湃,桃子还是尽力掩饰着,只是静静的聆听大伟向他倾述不幸的婚姻和目前的现状,偶尔偷瞄了大伟几眼便羞涩的低下头去。暮色在蔓延着,大伟说到动情处时,突然抓住了桃子的手,一种久违的情愫瞬间在桃子的心里升起,但桃子恋恋不舍的抽回了自己的手,她怕把持不了自己随时可能爆发的激情。看着夜色渐黑,桃子打断了大伟的倾诉,匆匆打发了不舍的大伟,结束了这次见面。
真正让桃子下定决心离婚的时间,是在与大伟见面后的女儿小米来访。即将毕业的小米知道桃子的打工地点,对于母亲多年不回家的行为,小米从最初的记恨慢慢的转变成了理解,看着桃子十年来打工支撑起她和哥哥的学业,小米抱着桃子落下了伤心的泪水。三天时间,母女二人形影不离,把多年来电话中未讲完的话倒豆子般相互倾诉,看着长大成人的女儿,桃子更是抛开矜持,把自己多年未回家的缘由都向女儿一一道来。尽管知道父亲和母亲的感情一般,但小米对母亲在婚前就心有所属的心理芥蒂还是第一次了解,正值恋爱时期的她听了桃子的讲述后,竟越发敬佩起自己母亲的用情所专,开导起桃子来了“妈,我爱爸爸,也爱您,您和爸爸为我和哥哥付出了很多很多。现在是你们两个开始规划你们自己生活的时候了,不管您今后和爸爸的关系如何,我和哥哥都会尊重你们的选择”。正是小米的这句话,让桃子开始她的离婚诉讼之路。
桃子的官司
望着旁听席黑压压的一大片父老乡亲,桃子从他们冒火的眼神中感受到了窒息的滋味,她的目光四处飘忽着,似乎想在众多的眼神中搜寻什么,不安的她甚至不敢接触大陈的目光,十个手指头不停的在桌子下搓来搓去,一会儿便被汗水浸湿的滑滑的。
对于离婚的难度,桃子是有心理准备的,但村里人对她提起离婚诉讼的反应如此强烈,倒是出乎她的意料之外。整个庭审是在杨法官不断维持旁听席秩序的过程中进行的,大陈的情绪还算平静,十年不见,桃子让他感觉到陌生和距离,对桃子以没有夫妻感情为由主张离婚的要求,大陈没有过多的答辩理由,只是简单的作了不想离婚的表态,而桃子亦没有过多的陈述。
庭后两周,法院做出了驳回桃子诉讼请求的判决,期间,主审的杨法官曾通知桃子和大陈调解,但大陈听从了村里长辈的意见,未参加。桃子的第一次离婚诉讼就此画上句号。
大陈在桃子第一次提起离婚开庭后性情大变,村里再也很难听到他那爽朗的笑声,大多时间都窝在家里,琢磨着桃子婚后不冷不热的原因,回忆着桃子嫁入家门后的点点滴滴,对于桃子在婚前与大伟的恋情,大陈虽有耳闻,但令他没有想到的是桃子对大伟的感情会如此的专一和持久,十五年的夫妻生活居然还移不动大伟在桃子的心理位置,每每想到这里,大陈便唏嘘不已。
就在法庭的人再次登门送达开庭传票的那天晚上,大陈做了一个奇怪的梦。梦中他参加了一个婚礼,是桃子和大伟的婚礼。宴席中,略显羞涩的桃子笑靥如花,与大伟穿梭于宾客之间,那种笑容是大陈从未见过的,就在大陈盯着桃子出神的时候,桃子拉上大伟向大陈走来,“喔喔喔……”,大陈醒了,邻居早鸣的公鸡赶走了他的一枕黄粱,但桃子如花的笑容还镌刻在大陈的脑海中。大陈坐了起来,点上烟,深深的吸了一口,再次想起杨法官在第一次开庭审理即将结束时说的话“婚姻是自由的,夫妻感情是需要培养和维护的,没有感情的婚姻对双方来说都是一件痛苦的事情,希望你们能明白这点”。这段话,大陈琢磨了近一年的时间,此刻想着梦里桃子的笑容,终于感觉到释然。抖落着床铺上的烟灰,大陈长叹了一口气,用力的把未熄尽的烟头抛向窗外,烟头在黎明前的黑暗中划出一道微弱但美妙的光线。
桃子的拥抱
在梦见桃子的那天上午,大陈给杨法官打了个电话,表示同意和桃子解除婚姻关系,但要求桃子到家里签字。签字那天,大陈的家里被村民们围得水泄不通。在杨法官的陪同下,桃子走进了十年未回的家门,看着家中熟悉的一景一物,落下了眼泪的桃子拿出了自己省吃俭用积攒的五万元想给大陈,但大陈拒绝了。在签完调解协议后,大陈向桃子提出一个要求:“桃子,谢谢你为我生了两个孩子,你和大伟结婚的时候,一定要通知我参加你们的婚礼。”大陈的话音未落,歉意难当的桃子早已哭成了泪人,不顾一切的抱住大陈,哽咽着:“大陈,对不起!大陈,谢谢你!”
见证这感人情景的人不多,年长些的男性村民早就在大陈签完协议后便骂着离开了大陈的家,剩下的都是些中年妇女,想看桃子笑话的她们当看着大陈和桃子拥抱在一起时,七嘴八舌、沸沸扬扬的她们顿时沉默了下来。
就在那一瞬间,杨法官注意到了她们脸上稍纵即逝的种种表情——羡慕的、感动的……
法院概况 | 新闻中心 | 司法为民 | 诉讼服务 | 阳光执行 | 审务公开 | 法院文化 | 廉政监督
CopyRight 2012-2013 政和县人民法院 zhxrmfy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
举报电话:0599-3325190 举报邮箱:zhfyjbyx@163.com
闽ICP备13007331号-1